11/13/2005

我想,我又能如何?

越大越幼稚,有時候真是不得不佩服自己的轉變。

我在轉變的同時,其他人又是如何呢?不知為何,當看見別人的思想是如何成熟的時候,我總是很impress的,很有那種姐姐看妹妹的感覺。
可是自己卻停滯不前,眼看別人趕過我,我也好像落後了,最後也只能踱步前進。

這陣子其實很frustrated,又要做崇拜主席,又要煩ISIC與ISHK的瓜葛,又要煩whole-year project,又要煩CS個presentation同essay,係就係多野煩,不過我覺得我仲撐得住,但係最大壓力既係做主席,我都唔知點帶個崇拜,又唔知講咩好,前幾日先同其他人傾好唱咩歌,唉!找歌都要煩到人,我覺得自己好無用,下個禮期日就係啦,得返一日練,都唔知點,我要學習交托俾神,要學習祈禱。

我想坐係杏花村既海邊石壆,我想靜下,淨係想靜下。
天父呀,幫下我!

0 Comments:

發佈留言

<< Hom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