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/08/2005

何苦如此?

這幾天過著非人生活,睡醒了就畫畫,畫到凌晨一、兩時又睡,週而復此地強迫自己每天畫30幅,現在還剩下90幅,很有成功感!(因為我一共要畫200幅....>.<....,唉!)

很久沒有談電話,這二天不斷談談談談到死掉了也要談,因為實在太久沒有和朋友們交往了,尤其是勾死你小姐,真是笑死我!不過大家都是在同一時間鬆口氣,這個暑假也實在是過得太都市人了,也不知覺地忘了我們是學生的身份,也忘了去過那屬於學生的天真爛漫、不知口中物出於何處的頹廢生活,對吧?我想我改不了那種喜歡冷嘲熱諷的賤性格,哈哈哈哈.....

我想這個世上沒有永遠的朋友這支歌可唱吧?有與沒有心去維繫不是因素之一吧,有名無實到頭來也不過是徒然無功,不了了之也不過是又一齣情逝處境劇的閉幕禮罷了,死纏著也沒有意思,找過另一個新境地,重新開展新的世界,不好嗎?橫豎你有你的幸福生活,我有我的知足活著,這不再是原不原諒的問題了,不過你也用不著去知道,對嗎?

此時此刻我還沒調適好自己的觀點與想法涉及的角度,我在說看罷那本<<與神對話青春版>>的衝擊,書中的說法與我接觸的可說是頗為極端的立場與爭據點,所以我想我還是要多點時間去平衡兩者的說法。

我昨晚發夢見到自己因為不滿意自己的負離子效果,接著就回到那間salon補獲,幫我的那位是大陸女人,帶有口音地問我一些問題,但我一點也聽不明白,最後草草地答了她就是了,她幫我塗了那些塗料後我的頭髮變了skin hair而且變了金毛,嚇得我!然後我叫那個老闆幫我收場,我還一面投訴一面忍不住哭了出來,感覺到那個老闆好像不耐煩似的,不過最後如何我倒也忘了是我醒了還是真的忘了,算了!真可怕!

我那個mouse很不安份,可以很離奇地自己不斷四處游走(當然是mon裡的那個箭咀啦!),而且周圍搗亂,可以將剛剛所打的東西close the window without save,和別人對話時可以自已打些字然後替我send out,完全不知為何可以這樣,救命!

就這樣吧!也用不著問到何苦如此,也不過是無聊玩意罷了,哈!

9/01/2005

我個topic一定唔會好似人地個個咁有含意既!

泳池份工終於都K.O左啦,即刻開心哂,不過last day都叫做有pizza食,仲要最後女士們唔洗俾錢,都真係好鬼正!!!最好最gentleman個個都係阿康,係佢話請先既,跟住阿金毛蓮就屈埋阿肥仔豪請埋,個心都不知幾爽!!!不過人地俾錢個陣個心態係想請邊個呢,咳咳!咁我就真係唔知啦!小瑜,可??(唔好同我講你唔知,係都要扮知,懶哂我地係一擔擔!)

至衰有d人唔黎一齊食喎,話唔鐘意同陌生人一齊既,最後連last day都無得一齊食lunch啦!我無話到邊個呀,我不嬲都係一個爽直又真誠既人黎既,我一定唔會含沙射影既,小瑜,可?!

我都知尋日無乜同你傾過計,無計架嘛,因為......你知啦,我都有阻滯架嘛,不過尋晚都同你打字都打飽哂啦,係咪?

你今日都last day啦,實同阿明過得好開心啦,你知佢而家幾開放架啦,可惜我今日都黎唔到,無辦法,我實在太重要太忙啦,真係無辦法!呵呵呵呵!

唔好話我打日記,仲要無提過你呀,小瑜